快捷搜索:  as

我有一间厨房生活随笔

因有厨房,家,让人牵肠挂怀。

我有一间厨房,储满琳琅满目的粮食。

一贯节俭,为着对粮食的偏爱,我仍买了橡木橱柜。掩上带着原木喷鼻气的门,粮食的气息,便与山林气融泄,恍如栖居自然。

我爱好把粮食装在精致的陶罐里,陶罐是土,粮米来于土,安于土。

我爱好在偷偷的破晓,取一罐稻米。颗颗饱满的米粒儿,从罐儿里跳出,滑过我的手指,跌进净水,它们在净水里复苏,忆起在绿色的旷野里醉人的生长:春天里,浅雨轻风,它悠悠然拔节抽穗;夏日里,蛙语蝉鸣,它将一首首绿色诗歌,吟落田畴;秋阳中,它披淡金的礼服,被一只长满老茧的手沉甸甸托起,颗颗饱满,籽粒里满盛着清露、阳光、星辉、虫鸣和蝴蝶翩跹的影子,它还记得从小到大年夜,那双粗拙的手一遍遍抚过它的种子、茎叶、穗芒……

我爱好在偷偷的破晓,看一簇跳动的火苗撩拨起水的热心,稻米翻舞,醉酒般将平生的芬芳泼墨般倾洒……灶火是迷人的,几千年前,人类愿望温暖,燧人氏找到参天燧木,见无数鸟儿正用嘴啄木,火花儿飘动如繁星洒落……此后人们向火而食,围坐成一家人;拥火而眠,有了家的温暖。

惦记取家里的一脉米喷鼻、一簇火苗,离家的步子有了牵挂。

我有一间厨房,那里有一张温暖的餐桌,快节奏的日子,这方寸之地让焦灼的心安定下来。

我爱好一个宁静的黄昏,或许刚停止一周的事情,换一张浅色的桌布,插一蓬淡绿的雏菊。桌上的晚餐并不丰硕,餐具也朴素粗糙,然而砂锅里有孩子爱吃的牛肉滋味浓烈,白色骨瓷盘里有老师钟爱的绿叶菜,盖碗里是父亲习气了的饺子或汤面。必然有酒,父亲爱好,我也乐着陪他喝上两口。向窗的位子是父亲的,方便他一进门就坐下,他爱好抬开端,目下宽敞豁亮。

我有一间厨房,临窗一个小小的茶台,暗红的桌椅,青白的茶具。我爱好在破晓稻米的喷鼻气里沏一杯绿茶,闲闲地看窗外新醒的喜鹊在树影儿里唱一支傻傻的老歌,看繁忙一宿的老猫等着主人给它开门,看早行的人咬着早餐急促去赶地铁……或是在筹备好一桌用心的晚餐后,泡一杯老茶,在夕阳中看茶色渐浓、暮色渐沉,听两个轮椅里的白叟慈和爽朗的笑语……络绎的人流里,等着儿子颀长的身影促而归,或是老师的笑貌和车影在窗前一闪而过,我便喝尽一盏茶,笑盈盈坐到餐桌前。

我有一间厨房,厨房有一壁向街的窗,窗上挂一壁竹帘,日间,竹帘垂落,凡间烦嚣隔在帘外,帘隙清风徐来,日影被筛成细瘦的图案,斑斑驳驳,落在地上,惹一室清幽;黄昏,卷起竹帘,橘色的灯涂亮窗子,让驱驰劳碌的人们,记起回家的幸福。

站在窗前,看槐花洒落的路延伸到远方,绿色槐阴渐浓,父亲坐在长椅上,笑吟吟看向路的尽头,那是家人回来的路。本日周末,我有暇陪父亲吹吹晚风。

几千年前,神农将地皮变成了人类的依恃,城市生活又让人类阔别地皮,人们的心在钢筋水泥中枯萎。幸有厨房将神农的赐赉与我们联系在一路。走进厨房,鞠一捧米煮饭,拈一束青蔬炒菜,在朴实的炊火气中,我们的脉息与地皮相连,枯萎的心垂垂丰盈。

眷恋着厨房,着实是眷恋着生计的根本,眷恋着地皮;农耕文明让我们安土重迁,不忍阔别故土,由于家乡有我生息的炊火,这样的情结,已循环在血液里。

愈是眷恋着厨房、眷恋着家,愈确信人间有循环,我们带着眷恋的种子来到人间,又将带着眷恋重返前世,在那世里,收拾千年来人类珍重的情怀,预备着下一世循环。

韶光悄悄地流,我坐在厨房,冲动于当代有家、有一间厨房,更冲动于时空的辽远无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